吴建民车祸生还者:事发时大家都睡着了

原标题:事发时吴建民已经睡着

法制晚报讯(记者 张恩杰) “前驻法大使、外交学院原院长吴建民老师乘坐的北京飞往武汉的航班晚点两个小时,所以在车上除了司机,大家都在睡觉。直到‘咣’的一声巨响,将我们从睡梦中惊醒,只见车子撞在了马路中间的花坛水泥墩上……”

昨日下午6时许,因此次事故受伤住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武大水利水电学院院长助理、主任刘锋向《法制晚报》记者如此回忆道。

刘锋还透露,坐在肇事车辆副驾驶位置的他第一个被出租车司机救出,并将他送到中南医院进行救治;而吴建民老师等人被随后赶到的120急救车送往医院。“我拍 完胸片后,亲眼看到监控吴建民老师的心电图仪器拉成了直线,当时简直不敢相信,吴老师就这样仓促地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事发后,武汉大学迅速成立应急处置小组,积极救治此次事故中的三名伤员,并慰问包括吴建民在内的两名抢救无效而死亡的遇难者家属。

目击者称

事发地附近较少有车祸发生

前日(19日)傍晚18时40分许,武汉市的天空下着小雨。记者在吴建民事故的事发地武汉市二环线梨园地下通道南出口看到,来往车辆从隧道穿梭而过,秩序井然。现场早已不见车祸留下的痕迹。

紧邻事发地的一家单位的门卫告诉记者,事发后,他发现马路中间隔开车道的两段水泥墩之间长约十余米的铝合金伸缩铁栅栏不见踪影,被撤换成现在的固定铁栅栏。

“事发时是周六凌晨,我刚好轮休在家睡觉。所以不清楚现场情况,后来听人说车子撞倒伸缩铁栅栏后,又紧接着撞上花坛旁的水泥墩。”

据门卫介绍,梨园隧道长约1.3公里,双向六车道,虽然视野开阔,但有时赶上上下班高峰期及节假日,同样非常拥堵。“这铝合金伸缩铁栅栏就是为了疏导马路交通而设置的,堵车情况下,该铁栅栏就会缩起,提供应急便道。”

而据目击者曹先生介绍,事发凌晨4时25分许,他驾驶出租车穿过梨园通道发现,一辆深色商务车撞在马路中间的水泥墩上,车头凹陷,有浓烟冒出。他赶紧停下车,看到已有其他出租车司机及群众在破窗救人。他帮忙拨打了110后,就载着乘客离开了现场。

“这二环线快速路限速为每小时70公里,禁止行人及电动车、摩托车通行。所以这附近较少有车祸发生,而此次车祸发生在下半夜,正是人犯困的时候,估计与司机的疲劳驾驶有关。”曹先生如此推测道。

官方通报

系单方交通事故

记者注意到,事发后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通报初步调查结果称:6月18日4时17分,孙彧(男、30岁)驾驶鄂AA9S01号别克商务车,搭载乘客吴建民 (男,77岁)、刘锋(男,54岁)、朱晓驰(男、52岁)、陈伟杰(男、27岁),沿武昌区梨园地下通道由北向南行驶至南出口处时,所驾车辆车头撞击路 中隔离花坛,发生单方交通事故,造成车内5人受伤。吴建民、朱晓驰经医院抢救无效,当日死亡。

伤者正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接受治疗,暂无生命危险。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武汉大学的官方微博则称,当日凌晨3时许,外交部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吴建民一行2人乘坐MU2454次航班从北京飞抵武汉(该航班比预定时间晚点约2小时抵达武汉天河机场),计划于18日上午给武汉大学承办的中小企业领军人才培训班授课,吴建民一行与3名接机人员共5人乘车赴住地途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2人 死亡,3人受伤。

该微博在确认吴建民遇难的同时,也将另一名遇难者朱晓驰的身份予以确认,即该校信息管理学院教师。

伤者讲述

“一声巨响将他们惊醒”

昨日下午6时许,法制晚报记者在中南医院探访了住在该院胸心血管科的伤者刘锋。刘锋面色苍白,胳膊肘上缠着纱布, 整个身子呈45度仰躺在病床上。说话间,他声音低沉嘶哑,不时指着胸肋骨部位说,此处严重挫伤,感觉胸闷,隐隐作痛,总憋着一股气。

虽然受此次车祸影响,刘锋有轻微的脑震荡,曾昏迷一段时间,但是清醒过后的他,仍清晰记得,吴建民老师17日晚上乘坐的北京飞往武汉的航班一再延迟,最终晚点两个小时于18日凌晨1时30分左右起飞。

“我和朱晓驰老师及其司机三人驾车于1时40分许出发,到达武汉天河机场已是2时30分许;吴老师和他秘书陈伟杰于凌晨3时40分许到达机场,当时见面时,感 觉吴老师很精神,但我们还是向他表示很抱歉,航班晚点让他劳心费神,为了不影响当天上午7时在武大的讲课,除了司机,我们四人在车上补瞌睡。直到‘咣’的 一声巨响,将我们从睡梦中惊醒,只见车子撞在了马路中间的花坛水泥墩上……”刘锋心有余悸地回忆说。

事发后,车上的人惊醒紧接着又昏迷过去,坐在肇事车辆副驾驶位置的他第一个被出租车司机救出,当时刘锋就地吐了一大口鲜血,随即被的士车送到中南医院进行救治;而坐在肇事车辆第二排的吴建民、朱晓驰两位老师及第三排的陈伟杰秘书被随后赶到的120急救车送往医院。

“我拍完胸片后,亲眼看到监控吴建民老师的心电图仪器拉成了直线,当时简直不敢相信,吴老师就这样仓促地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而朱晓驰老师则是受伤最严重的一 位,他浑身血肉模糊,最终抢救无效身亡;司机孙彧及陈伟杰手术后被送进重症监护室,也不知他们清醒过来了没有?五人当中,我是受伤最轻的一个。”刘锋很痛 心地说道。

疑点回应

为什么校方没给吴建民买高铁票?

记者注意到,作为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在任时期的翻 译,并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的外交家,吴建民的这次车祸意外离世也让外界产生不少猜测,有网友表示作为活动承办方,武汉大学为何不给吴建民购买高铁票,这样会很准点地到达武汉,不至于乘坐这夜行航班熬红眼,精神饱受摧残。

对此,刘锋称,他是组织此次中小企业领军人才培训班的副主任,为了让吴老师的区间旅程能够更紧凑舒适一些,培训班秘书为他临时购买了MU2454次航班头等舱,但却没想到飞机晚点,紧接着接机途中,又发生了这样的意外。

“我们当时乘坐的这辆商务车本身没有什么安全隐患,只是司机太过大意,思想开小差,才酿成了这样的大祸。”刘锋如此推测道。他还透露,事发前,身为培训班主任 的朱晓驰老师原本打算派秘书来,但是考虑到秘书有孕在身,夜行不方便,所以他只好亲自来为吴建民老师接机,却遭遇其意外重伤不治身亡。

校方悼念

悼词尽显吴建民武大情缘

法制晚报记者留意到,武汉大学的官方网页校门图片昨天还是深灰色基调,今天才被换成彩色;而网页右侧头条新闻里, 有吴建民大使的生前演讲照片,并配有武大原副校长、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胡德坤撰写的千余字的悼念文章,发布时间为6月18日21时28分,访问次数高达 8365次。

文章中,胡德坤称,2006年,武汉大学成立了跨学科的国际问题研究院。那年秋天,他作为武汉大学副校长、国际问题研 究院院长,在北京调研国际问题跨学科研究与人才培养的路径、可行办法,专程到外交学院拜访吴建民院长。当时吴大使已卸任驻法大使,从外交官身份转变为教育 家身份。

“吴大使是一个好大使,做驻法大使时,对武汉大学法国问题研究中心就给予热情相助,武汉大学作为中国大学对法交流中心的活 动总是少不了他的支持;他是一个好老师,从成为教育战线的一员起,他就把一个资深外交官的风度、对外交事业的热情,传递给许许多多青年学子,也吸引一批武 大学生投身外交事业。作为外交学院的院长,他在任期间,为我校国际问题研究院和随后成立的边界与海洋研究院的建设和发展,贡献了重要的智慧和力量,永远留 在武大的校史上。”悼念文章中,胡德坤对吴建民如此评价道。

胡德坤还披露,就在事发两天前,他和他的同事们,还跟吴大使在京商量拟 在本月底由武汉大学边界与海洋研究院和莱顿大学格劳秀斯国际法研究中心在海牙共同主办国际学术研讨会的细节问题,吴大使欣然应允参加会议并做主旨发言。却 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意外。“惊闻此噩耗,一位资深外交官就这样离开了我们。吴建民大使永远活在我们心里,他的精神永在,永远激励着我们前行。”

文并摄/深度记者 张恩杰


都什么年代了,官员还当自己是“父母官”

今人尝试以“公仆”取代“父母官”,主张官员不再为民父母,而是为民仆役,可惜效果并不见佳。


第一所幼儿园是怎么来的?

弗里德里希·威廉·奥古斯特·福禄贝尔是德国教育家、现代学前教育的鼻祖。他创办了世界上第一所“幼儿园”,其思想与实践对各国幼儿教育的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