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河34公里岸线被截成43段

穿城而过的河流沿岸往往遍布历史文化资源和遗存,成为这个城市最重要的历史风貌区,苏州河正是这样一条密集承载上海工商文史资源、能全景式展示上海百余年发展历程的“母亲河”。令人沮丧的是,全国政协委员丁金宏近日沿着苏州河口一路向西,却不断遭遇“高墙壁垒”,他一路走,一路数墙,北岸16堵,南岸25堵。就这样,两岸全长近34公里的苏州河中心城区段,岸线生生被割成了43段区域。

一路向西数出41堵墙

丁金宏是全国政协委员,他领衔的上海市社会调查研究中心华东师范大学分中心课题组,近日完成了一项对苏州河沿岸的历史文化资源和公共岸线利用情况的实地调研。结果显示,多头规划、各自为政的布局对沿岸公共空间设置影响最大,苏州河两岸总长约34公里的岸线中,其中有8公里的岸线被单位或居民小区占领。

上周末,记者也跟随丁金宏实地走访苏州河沿岸。先是沿着苏州河边光复西路一直往西行走,不料,却径直走到了一所高校的门口。

“虽然这段苏州河岸线成为某所大学的领地,但作为高校,普通市民也是可以走进去的,并没有完全割断。”丁金宏说,继续往前走,就行不通了。果然记者在校园内走了不过短短500米,眼前立即出现了一堵高墙,挡住了去路。墙的那一边就是一个小区。小区那一段苏州河岸线就成了“私人领地”。

往西走不通,记者又掉头往东走,大约2公里左右都十分畅通。甚至在普陀新湖明珠城小区外,由于此处经过规划打造,绿树成荫,走在沿岸步道,十分惬意。但当过了武宁路桥,走着走着就到一个小区的大门外。“这一处苏州河岸线,也变成了小区的后花园。”丁金宏说。

“上游的情况也是这样,从苏州河上游真北路桥处,一路往东走。走着走着,就被一堵高墙挡住了去路,路不通了,只能从外围道路绕行很长一段路后,再回到苏州河沿岸。”丁金宏说。

根据丁金宏的调研报告,苏州河单边全长近17公里,两岸近34公里,一共有41堵墙,分出了43个空间。调查显示苏州河两岸共有8.04公里的岸线被相关单位和小区占领,占河岸总长度的23.7%,其中北岸长3.94公里,占总长22.9%,南岸长4.10公里,占总长的24.5%。“尽管这些被高墙割断的地方,只占了总长度的四分之一,但走在沿岸会觉得破碎度极高。”丁金宏认为,不仅如此,一些竖立起的高大建筑物夹峙河岸,挤压了河道视觉,使得部分苏州河陡然间成了狭窄水沟。同时,沿岸的公共廊道和亲水平台也没有形成延续和协调的风格,部分区域甚至存在安全隐患。

因为被“割断”,丁金宏在走访中还吃过不少闭门羹,比如走到凯旋北路近凯旋路桥时,被一处楼盘挡住了去路,想进小区去看却被告知“看房子可以,看苏州河不行”。为了调查一些单位占用苏州河岸线的情况,他只得假托是联系工作的,才能一睹此处苏州河的风貌。

“巴黎的塞纳河,比苏州河还要长,但两岸是绝对没有阻割的;还有京都的鸭川河,也在市中心,却是没有哪个单位或个人敢在河边造房子。”实地走访让丁金宏感到岸线姓“公”的迫切性,公共空间被穿插分割,难以形成贯通廊道,既阻碍了整体开发,更剥夺了全体市民的空间共享权。

“占用”类型五花八门

上世纪80年代,苏州河曾是有名的臭水浜,尤其在夏天的时候,污臭味会蒸腾到离岸很远的地方。当时的苏州河沿岸,以各种工厂,尤其是棉纺织厂为主,在普陀、闸北的等区,也有成片的居住区,但大多是棚户区,如著名的“两湾一弄”,当时的苏州河岸边,当然不会有好的居住小区落户。

上世纪90年代开始,苏州河全面开展了水体环境的综合治理工作。市政府于1995年12月正式提出,要把苏州河作为“上海环保重中之重”,开展全面综合治理。 1997年5月,上海通过了《苏州河综合治理方案》,此后,数以百亿元计的财力及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向苏州河。

政府大手笔的投入换来的是水质逐步改善,从臭水浜变成景观河,但也正是从那时候起,嗅觉灵敏的房地产开发商纷纷相中岸边“宝地”,一幢幢“亲水楼盘”拔地而起,美丽的苏州河岸也被开发商顺手牵进了围墙里。

上海社会调查中心根据丁金宏的资料撰写的社会调查专报显示:岸线主要是被单位和住宅小区占用。其中,单位占用的情况,一是自建自用“景观带”,如M50创意园区,上海盛勤商务、原普陀中学等。二是圈占空地,如北岸的恒丰路至长寿路河段,沿线共有7家单位,占用岸线600米。除“苏河1号”一段为绿化景观岸线外,其余六家单位均占用岸线为单位停车场或简单空地。

小区占用的情况更多,一是预留公共岸线但有围墙分割,居住区建筑物和沿岸景观带间有围栏存在,项目建设时已规划留出公共岸线,但是因为与相邻单位间的围墙使得岸线割断,例如大上海城市花园、蔚蓝水岸等小区。二是河流岸线与小区合并,成为小区专享岸线。居住区的开发商拥有整块靠岸区域的建设权利,把岸线绿化景观纳入居住区的范围内。规模较大的有中远两湾城、半岛花园和大华清水湾等。

苏河办只剩下 “空壳子”

苏州河沿岸被割断,无序开发也曾引起市政协委员、致公党市委秘书长凤懋伦的关注。“连续好几年都写过苏州河整体开发的提案,年年写,感觉都有些难为情了,今年就只在两会时提了提。”凤懋伦告诉记者,对于他关于苏州河沿岸开发的提案,相关部门还曾开过2次协调会。凤懋伦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比较简单,但第二次就算得上“隆重”了。涉及苏州河的6个区相关职能部门,市规土局、水务局、环保局、建交委等十几个单位和部门都参加了协调会,但最终也未见推进贯通工程。

当然,作为政协委员,凤懋伦和丁金宏都收到过苏河办的一份正式书面回复:苏州河沿岸开发将引入“退界”原则,即建多高的楼就要按1: 1的比例让出多宽的距离,比如建50米高的楼,至少沿岸要留出50米距离建绿,且这50米宽的水景绿化是市民共享,绝不是某些单位或者开发商的“私家水景花园”。

然而这份回复,也因为此后一系列调整,永远停滞在了2011年。

在一次协调会上,苏河办相关工作人员就向政协委员们表示:“苏河办主要是治理苏州河水污,挂靠在水务局下面,现在治理已告一段落,所以这个办公室也将撤销。”

这样的说法,记者也得到了证实。现苏河办一名华姓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苏河办确实已经撤销了,目前只保留了一个“空壳子”,和市水务局水利处挂在一起,但苏河办人员编制都已经没有了。苏河办原来是负责苏州河整治的,现在整治工作结束,这个部门也完成使命。如今牌子仍在,是因为市政府没有发文取消。但他坦言,即使苏河办还存在,也没有开发权利。他认为,当初给政协委员回复,也是市里面相关部门转到他们苏河办,但其实两岸开发属于市规土局在负责。

□对岸的半岛花园将岸线圈为私人领地

根据调查,岸线主要是被单位和住宅小区占用。单位占用主要是自建自用 “景观带”和圈占空地。小区占用情况则更多,包括河流岸线与小区合并,成为小区专享岸线等。□中远两湾城将岸线辟为停车场 本版图片/晨报记者 竺钢

规划建议

能贯通的贯通,不能贯通的建步道,绕过 “圈围”区域

“苏州河沿岸的治理和改造更新已有一段时间了,并没有停滞不前。”一名上海城市规划院专家告诉记者,12年前就提出了苏州河的整体改造问题,在这之前也有过零星改造。此后也有严格规定,如沿岸新建建筑必须欲留开放的公共空间,不能由谁“占为己有”。 2002年后,也确实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沿岸步行通道要贯通是大趋势和原则,但很多地方已建成,确实很难推进。我认为,一些可以打通的地方由涉及到的各区县统一打通调整,重点打造,使之成为具有多样性的、生态的市民娱乐活动公共空间。

政协委员朱建国表示,苏州河两岸发展没有统一规划,各区各自为政;沿岸房产过度开发,使其沿岸变成“水泥走廊”、“水泥森林”。这些问题,都在逐步研究解决,如能贯通的地方贯通,不能贯通的,在苏州河内部建1.5米到2米宽的人行步道,绕过被“圈围”的区域,一定程度上也能实行“全面贯通”。

相关区域

在新规划中,长宁辖区内苏州河沿岸都已是绿带,肯定不会再“卖”了

“从物权法的角度来说,无法硬性要求已建成的地方再退让出来,政府部门也没有这个权利。 ”长宁区政府相关部门工作人员昨天在回复记者时表示,历史的问题,只能留给历史。

但在新的规划中,长宁辖区内的苏州河沿岸都已经是绿带,肯定不会再卖了。苏州河沿岸的空地已不多,大部分也都已造好。但个别小区,也有事先的约定,比如辖区有个小区的地块,虽然是上世纪90年代出让的,但根据当时的合约要求,地是开发商的,但苏州河沿岸必须对外开放作为公共绿地。此后,相关开发商在建设时,也的确遵照了合约。

政协委员提案中提到的“墙”最多的区域在普陀区。作为苏州河沿岸开发牵头协调部门,截至记者昨晚发稿时,普陀区相关部门未给予回复。

能否弥补

建议政府部门推动公共空间立法保护,还可参照黄浦江沿岸的开发经验

无论是小区、单位还是学校,目前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当年“圈围”大多是获得了政府部门的许可。但随着人们观念的更新,逐渐意识到苏州河沿岸应该是公共空间,而不是某些人的私家领地。这些由历史原因形成的“圈围”。是否可以弥补?

在丁金宏看来,解决上述问题并不是什么难事。政府可以推动公共空间的立法保护,一旦有了法律,相关政府部门就“有法可依”,有了法律以后,还可以阻止进一步的侵占。“对于一些居民小区,则可以采取谈判方式。”丁金宏说,其实还沿岸公共空间于民,并没有减少当地绿地面积,经过统一规划打造,还可能提升整个区域的生态环境。

凤懋伦说,资源是公共的,并不是某一个人或单位的。完全可以参照黄浦江沿岸开发经验,比如徐汇滨江,原来也存在类似的问题,但在进行徐汇滨江开发时,通过各方努力,原本属于某些单位的沿岸区域,最终也打开并实现了贯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