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10省换“戎装常委” 6省纪委书记为外调

中新网北京7月4日电(记者 阚枫) 今年上半年,省级党委常委班子迎来密集的人事调动,50余人新晋“入常”。其中,承接军中人事变动,上半年有10省份的“戎装常委”迎来新面孔,多省份的省级政法委书记和统战部长也出现变动。此外,上半年履新的省级纪委书记和组织部长,全是“外调而来”。

承接军中人事变动 10省份迎来新任“戎装常委”

按照惯例,各省份省级党委常委中会有一名常委由省级军区党委书记出任,作为军方代表,具体可能由军区司令员或者军区政委担任,他们也被形象地称为“戎装常委”。

2014年12月,全国31省份曾出现“戎装常委”全部配齐的情况,但是,进入今年1月,新一轮的“戎装常委”调整就密集展开。

今年上半年,北京、上海、重庆、河北、辽宁、云南、湖南、江苏、福建、新疆、江西、四川、山西、河南、吉林等15省份“戎装常委”职务就出现变动。

根据目前的公开报道,在这15个省份中,已经在上半年补配新任“戎装常委”的有10地,包括北京、河北、山西、上海、江苏、福建、河南、湖南、重庆和四川。

在剩下的新疆、辽宁、江西、云南、吉林等5地中,根据已有的公开报道,新疆“戎装常委”刘雷已升任兰州军区政委;辽宁的“戎装常委”张林,此前其担任的辽宁省军区政委一职,已由沈阳军区联勤部原副政委王边疆接棒;在江西,此前任江西省军区政委的“戎装常委”马家利,其军中职务已调任上海警备区政委;在云南,云南省“戎装常委”石晓已由云南省军区政委升任兰州军区副政委。

此外,今年6月,有媒体报道,此前担任吉林省委常委、省军区司令员的陈红海,不再担任吉林省委常委。上述5地的“戎装常委”料将继续调整。

有媒体分析,今年上半年各地“戎装常委”的密集调整,主要是承接2014年底开始的军中将领调整。

6省换纪委书记、3省换组织部长 均为“外调而来”

上半年的省级党委常委变动中,新晋常委多数是本地升任,由中央“空降”的有5人,省际间异地调任的有9人,而“空降”或异地调入的新常委中,任职纪检、组织系统的居多。

十八大后,省级纪委书记的调整中,中央“空降”或异地调任已成趋势,这样的人事特点在今年上半年得以持续。

例如,今年上半年,6省份更换了省级纪委书记,其中,吉林、天津、广西的纪委书记均为中央“空降”,分别为监察部原副部长姚增科履新天津市纪委书记,中纪委原秘书长崔少鹏履新吉林省纪委书记,监察部原副部长于春生履新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书记。他们中,姚增科和崔少鹏还是中纪委常委。

上半年更换纪委书记的其他3省份,均系异地调任。云南省纪委书记张硕辅、四川省纪委书记王雁飞、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书记徐海荣分别从湖南、宁夏、重庆调入。

组织部长方面,今年以来,浙江、广西、青海3地更换了省级党委组织部长,3位新部长均来自外地。具体包括,浙江省委组织部长廖国勋原任贵州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组织部长喻云林原任中组部干部三局局长;青海省委组织部长胡昌升此前为四川省甘孜州委书记。

今年4月,担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组织部长近两年的马学军跻身自治区党委常委,加上上述三地的新组织部长走马上任,中新网记者统计发现,目前,全国31个省级组织部长全部由省级常委兼任。

统战、政法系统调整幅度大 多省份常委班子待补缺

除了纪检、组织部门的人事变动,今年上半年的省级大员调整中,省级统战系统和政法系统的人事变动可谓较频繁。

从去年底开始,从中央到地方,统战系统经历了颇为密集的人事变动。今年上半年,有7省份更换了省级党委统战部长,履新的分别为北京的戴均良、山东的吴翠云、河南的陶明伦、湖北的梁惠玲、重庆的宋爱荣、四川的崔保华、宁夏的马廷礼。

7人中,宋爱荣在调任重庆前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其余6人均为今年履新的“新常委”。

上半年,统战系统央地之间也有纵向调动,今年4月,此前任甘肃省委常委、统战部长的冉万祥上调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兼秘书长。此外,今年1月,任职福建省委统战部长已3年的雷春美跻身省委常委,当前全国20余省份的省级党委统战部长由省级常委兼任。

今年以来,有7个省份还迎来了新任省级党委政法委书记,包括福建的陈冬、山东的张江汀、广东的林少春、海南的陈志荣、四川的侍俊、贵州的谌贻琴、陕西的祝列克。7人中,除了谌贻琴外,其余6人均为今年履新的“新常委”。

经过从去年末开始的这轮地方要员人事变动,目前仍有一些省级党委常委班子有空缺待补的职位。

例如,天津市原市委书记孙春兰调任中央统战部后,市长黄兴国代理市委书记至今,此外,安徽省委原副书记王学军已任省委书记,吉林省委原副书记竺延风调任东风汽车“掌门人”,两省份的省委副书记职位或将有后续调整。(完)

(原标题:上半年10省份换“戎装常委” 多省常委班子待补缺)

编辑:SN146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股市暴跌是做空者的阴谋?

对恶意做空的强力执法值得肯定,但同时也得看到,脱离市场的规律空谈阴谋,甚至往民粹的方向上引导,不仅无济于事,反而会扭曲人们对股市的判断。基于此推出的救市举措,可能会达到维稳之效,深得民心,但对于股市的长久健康发展而言,它的意义将注定有限。


股市阴谋论为何那么有吸引力

李克强总理及其政府在考量经济政策时,失业率、通货膨胀率、GDP、财政收入……都是比股市指数重要得多的指标。换言之,政府不太可能将拉动经济增长的宝押在人为制造牛市上,你也不太可能通过制造恐慌情绪来向政府施压而得到特别多的市场好处。


火车票上为何不标明到站时间

7月1日,北京所有车站全面启用新版火车票,票面经过微调后挪移出了一个“广告区域”,该区域目前呈现的是“铁老大”宣传自家客运、货运两大网站的“广告语”:买票请到12306,发货请到95306。但此前很多旅客希望增加的“到站时间”并没有出现在票面上。


亚洲首富为何炮轰互联网思维

当下,全社会存在一股兜售互联网思维的浮躁的热潮。出现了一些疑似张悟本、李一、王林的大师,盲目夸大互联网神功,简直可以包治中国企业百病。而很多投资人也被各种新概念、新模式所蛊惑,一掷千金去试图获得超额的回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