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投毒案被告父亲更换死刑复核辩护人

今天,应林森浩父亲林尊耀的要求,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与林尊耀先生解除了《委托协议》,至此,斯伟江律师不再担任林森浩案件死刑复核阶段的辩护人。在此之前的复核阶段,辩护人已经前后向最高法院提交了5万字的法律意见,及若干新证据、医学专家会诊意见、申请等,也到北京当面向复核的合议庭法官陈述了辩护意见,会见了林森浩,已经基本完成了该阶段的工作。虽然得知,林森浩本人不同意解除对斯伟江律师的委托,但鉴于委托协议系林尊耀先生与本所签署,委托合同基于信任,专业人士需知进退,不给委托人留遗憾,也考虑到辩护人的工作已经基本完成,退出不至于对林森浩产生不利后果,故同意解除合同。

《尚书》曰:“罪疑惟轻,功疑惟重”,真诚希望最高法院能够依法“刀下留人”,也祝愿林森浩好运。恳切祈望社会气氛能日渐宽厚,林森浩确是一位犯了大错的人,但他又是努力忏悔、希望重生的年青人。非常感谢!

2015年6月5日

记者 李东华

晨报迅 林森浩投毒案目前已进入死刑判决复核的关键时刻,数天前两名代理律师斯伟江和唐志坚刚刚向最高院刑庭提交律师意见,但昨天,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的斯伟江以个人名义发出声明,正式解除代理合同。而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的唐志坚则表示暂时继续担任,但不排除会随时解除。

换律师的消息,得到了林父的确认。据悉,林父的这一决定并没得到林森浩的同意。

昨天17时,斯伟江律师在微信上发布了一份声明,表示正式解除林森浩案的代理合同,理由是,应林父林尊耀的要求。记者随后电话联系到斯伟江,但就解除一事他并不愿意多说,仅表示他该做的都已做完,理应尊重林父的决定。

唐志坚介绍,林父是通过短信的方式告诉他们想更换律师的意愿,为此林父已来沪,并于昨天与两名代理律师进行了沟通。

“在交流过程中,林父有此纠结,但他的意图很明了,就是更换律师。”唐志坚说,昨天下午,他们还去看守所见了林森浩,并转告了该消息,林森浩不同意其父的做法。

唐志坚表示,在充分交流后,他与斯伟江达成了共识,他本人暂时不解除林森浩的代理,下一步如果林父坚持或出现新情况,不排除会随时解除代理。

昨天19时,记者拨通了林父的电话。面对为何突然更换律师这个问题?林父显得异常苦恼,具体原因他不愿意多说,只表示现在心里很乱,但没有办法,他唯一想的是怎样才能救孩子(林森浩)。“斯律师和唐律师确实帮了我们很多,我们全家都很感谢他们。”林父说,现在这个时候换律师,跟一审结束时候换律师不一样,但他也没有办法。

对于新接手的律师是谁,林父并没有正面回答,随后就匆匆挂了电话。

斯伟江与唐志坚是林森浩投毒案一审判决后才介入该案,且是免费代理。

(原标题:林森浩代理律师斯伟江解除合同)

编辑:SN09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捐款“浓缩” 爱心并未打折

继深圳龙岗盛平社区发出“救救10岁患白血病的女孩小乐平”倡议之后,爱心款额已达105万元。但昨日,广州一家爱心企业联系上黄光耀,希望在打给他的20万元爱心款里,退回15万元。“给大家造成的不便,深感歉意”。


沉船事件为何至今无人道歉

这几天网上关于船长该不该弃船逃生的讨论沸反盈天。事发突然,不是身临其境的人其实并没有多少资格对船长的行为作出道德审判,一切还有待真相出笼。但是作为船长而言,一船人沉入江中,死难者众多而自己活了下来,庆幸之余,难道心里就没有一丝愧疚?


美国人凭什么调查国际足联

这当中自不免有人追问一句“美国人这是凭什么”——大家都知道美国人对足球的兴趣究竟才有多大的一点点,而国际足联的总部在瑞士,貌似美国也应该“管不着”才对。但美国司法机构显然不这么看。


中国驻美大使的“话中话”

前几天,一场充满交锋的采访引发各方解读。一方是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一方是《华尔街日报》外事主编霍瓦特,主题是南海。崔天凯明确说,近来美方对南海局势过度反应,“我们对此感到很意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